疫情下的日本:合理还是逃避?

近期日本的疫情有一些扩大,不管是停靠在港口的外籍观光船钻石公主号(已全部下船),还是日本国内,其中东京都和北海道确诊人数多一些。而让人有点儿想不通的是,日本的疫情在中国的社交平台却仿佛闹得很大,几周前就是如此。每天都有部分王麻子属性的自媒体在大肆宣扬,这些媒体其实从来就没闲着,前一段时间中国疫情严重的时候,他们也是以之为内容高频更新文章。用上夸大的标题就成功了一半,再加上半真半假或者是骇人听闻的描述,然后选一些相关的图片,质量怎么样不评论,阅读量都是相当的惊人。每天都会有新的新闻或者报道,而且一天一个样,给人有一种社会动荡的感觉,让大家不由自主地疯狂转发,所以当时才会有“建议网上的新闻,要么少看,要么多看”的说法。

数年前曾写过《关于网络媒体整顿及管理的重要性》的文章,博客再开的时候还以为是别人写的,由于不知道出处所以打算删掉,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写的……当时还并没有这么多个人自媒体。而现在一些媒体为了赚流量,更是大下功夫,大众应该理智的看待,看看里面包装的是一堆垃圾还是有用的东西。

言归正传,先从网上各种对日本政府的抱怨、反讽、辱骂等开始说起。这篇文章写了好几周,所以有些内容可能已经不是这几天的新闻了。

对钻石公主号乘客的处置不合理?

有争议。比如允许船上的人下船回家,政府当初说隔离2周,到时间了只能兑现承诺,而且允许下船的都是检测或者检测数次没有问题的,确诊、密切接触者还是在医院或固定场所隔离。有人检测几次都没事,下船回家之后出现了症状,这是必然的,至于有多少得看概率,SD市目前的唯一一位病例也是这样的情况。但不能以此或者以一种可能性而要求全船人被“监禁”,这是对人权的侵犯。有人说中国可以啊,小区都封了,北京有小区自己封起来之后,当地政府曾明确禁止这样的做法,有一些城市为了确保控制疫情而选择无视小区或物业的违法行为。比如西部某些省份,全省确诊病例没超过三百人,小区完全封锁(也不允许离开家待在小区的室外)、出租车上街要被抓、公共交通停运、城市不放行非本市车辆进入(甚至不允许同市的其他区或县的车辆进入,别说同省了)、城市不允许私家车上路(有些是发放临时通行证),其实就是未经宣布而进行的一定程度的封城。对于本地没有形成一定范围疫情的现状,这其实是一种过度反应(over reaction)。

有很多人拍手称好,但是真的好吗?默许或者支持这样的过度反应,小孩在家而父母(即便是只有一方)因这些限制回不了家怎么办;老年人要去医院该怎么办,药吃完了怎么办?定期要去外地医院就诊的人怎么办?一些有特殊情况的家庭该怎么办?长期在家的心理问题如何解决?夫妻双方生活方式改变而带来的争执该怎么解决?某省发布新闻,复工之后办理离婚的人需要排很长的队,当然需要考虑的是有人因之前民政局不上班,也有人可能和好了,而也有人在这段时间感情或者心理出现了问题。

注意:以上内容不是反对封城,而是要看所处的程度和情况,不能轻视疫情,也应避免过度反应。

日本吹哨人?

日本神户大学感染科教授岩田健太郎,在YouTube发布视频:“钻石公主号”邮轮内部传染病管理混乱、问题严重,并称钻石公主号是“新冠病毒制造机”。看过视频,没用的话讲了很多很多,内容主要提到了船上没有传染病专家,只有灾害派遣医疗组(认为他们是应对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应对疫情则不够专业)和厚生劳动省(相当于中国社会保障部,负责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的官员,对船上人员管理不严格、不专业,工作人员装备不规范等。

这里有一些疑问:视频好像是在自己家中录制的,如果真有其事,为何不向媒体曝光?他的话可信度到底有多少?不能有一个人出来说不一样的话,就因为他和政府讲的不一样大家就认为他是对的吧。而且他称自己想作为“传染病专家”上船曾受多方阻挠,后来是换其他“身份”才上船的。为什么日本政府要阻止他上船?如果是资深专家政府巴不得请来呢?而且若真要阻止他,换一个身份就可以避开了吗?这位教授也确实“优秀”,2002年以来17年写了43本书,共同参与的书籍10本(2004年以来),翻译7本(2012年以来)。说实话,有些难以置信。后来他删除了视频并向公众道歉,为什么不继续坚持?日本政府施压了吗?如果真理在手、民心所向,为何不坚持?前面“想尽办法”上船,回去赶紧发布视频“爆料”,这么快就放弃?要做吹哨人、要为了大众,流亡海外又有何足兮?何况他有留美的经历。吹哨人这样的词语,再这么用估计快要变成贬义词了。

政府不给检测?

为了避免医院和诊所患者突然增多,增加感染风险,日本有制定一个系统的应对机制。出现什么情况该怎么办,发烧多少度打什么电话,有没有接触过什么人员,也设有专门针对新型肺炎的指定医院,这些都是这个机制里面包含的内容,在日本的人应该都有看到相关内容的介绍。至于检测,准确率达不到100%,有报道称大约有三成不准确;当时的检测权限没有放开,政府相关机构没有足够的工作人员,现在已经放开到很多医院和诊所也可以检测。

为了举办奥运不检测等于无确诊?

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相信这样的逻辑,提另外一个想法供参考:距离东京奥运会还早,日本政府为了确保奥运进行,尽可能给每人做检测,及时发现、隔离治疗。如果为了奥运,日本政府为什么不选择这种方式,而选择一种不靠谱的方式。

天气暖和了病毒会自己消失?

引发条件和维持条件未必等同。寒冷干燥的冬季确实会引发流感或者其他病毒性传染病,但一旦流行起来,和这些条件不一定有直接的关系(有一定的关系)。气温相对高一些的国家/地区也有病例……还是不用这个例子了。

日本抄作业都不会抄?

有些人抄作业抄习惯了,要求别人也得抄作业?不抄还不行?中国对待疫情是按照一定的计划进行的,武汉市的信息不及时造成了一定的问题,又遇到春运,所以其他省份迅速应对、一级相应。之后整个中国大陆的防疫手段和经验也有很多内容值得其他国家或地区参考借鉴,但是要根据情况来看待,日本也有按照自己的步伐去部署,不能一上来就直接采取最强硬的手段,那样可能反而会造成不必要的社会的恐慌。

为什么不像中国一样全国家里宅?

怎么做?没有遇到春节这样的档口,而且日本根本无力支撑这样的停滞。另外,能做到这一点就很牛吗?未必,一些人需要想想平常都是怎么骂的。

为什么安倍让全国中小学停课之后还有城市不服?

地方自治,没有到达一定程度国家未必有权强制要求。国家虽然要求了,但是当地政府有很多内容要求考量,比如孩子的父母都要上班,孩子放假在家谁管?日本虽然有很多家庭主妇,但是比例在减少,有一些女性结婚之后选择工作或者做兼职。于是,很多学校虽然“放假”了,但是学校开门,家里没人管的小孩继续到学校去,不上课,算是托孩所。也有一些私塾愿意接纳,但费用是一些家长不能负担的。

东京有中国人微信朋友圈称在家躺了一周日本政府不管?

国内都有人以各种目的说夸大或者不实言论,在国外的中国人也是一样,这样的个别或者少数人的信息并不可信。我有一个朋友最近感冒了,医院让他在家里吃药,不要去医院。如前所述,日本是有制定一系列计划的,如果感冒发烧患者出现症状都往医院或者诊所跑,病毒才会更有机可乘。

日本人也有发推特骂政府且抱怨不管他们?

大部分日本人还是相信日本政府的。叫骂的只是少数,他们的信息未必可信,其次,还是得提日本对于感冒发烧类患者有制定计划。

当你和日本人描述病毒多可怕的时候而他们却一脸轻松?(一个图)

日本人当然也怂,只是大家比较理性。如果你描述的病毒多么可怕,甚至是一接触就得新型肺炎,叫别人怎么相信。被描述疫情传染速率的R0值,指的是一个病例进入到易感人群中,在理想条件下可感染的二代病例个数,是基本再生数(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大于1则这种传染病可以传遍整个人群,小于1则趋于消失。通俗讲,一个感染者进入易感染的人群里,能感染几个人。这里有几个条件:已感染病例、易感染人群、理想条件下。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的R0值,英美专家认为是3.8,中国大陆有专家认为高达6.47,这些都是模型计算出的理论值,早些时候,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消息称R0值为2.90至2.92之间。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的R0值由最初的2.9(不包含超级传播者)增至2.0-3.5,隔离后降至0.4。

即便是一个确诊病例在你的旁边
→不一定传染给你
→病毒进入你体内未必会感染(有可能会被代谢掉)
→即便感染了也有自愈的可能(因为这么多代下来,病毒的致病性等方面整体而言在减弱)
→感染了不一定有症状(日本检测结果目前有9.53%无症状)
→住院的不一定是重症(目前(20200310数据)住院治疗者中,重症占比6.99%,轻度中度37.92%,无症状6.78%,死亡1.48%,已出院18.64%)

 

日本是怎么应对的?

国家层面

在支援中国的同时,国内已经开始注意这方面。国内防范措施虽然很多人认为做得不够,认为抄作业都不会抄,本文的观点却认为应该还算是合格,它都是一步一步向前走的,包括很早的时候(2月)就宣布了新型肺炎为指定传染病,不管是日本人还是外国人(不论什么签证),都可以享受专门医院的治疗,自己支付大约两三万日元的上限费用,其他的都有日本政府支付。对于中小学也有发布临时休假的安排。但是国际方面有不足。当初只限制了持湖北发行护照者入境,后来增加了浙江省,前几天(3月5日)才宣布中国和韩国的日本大使馆发放的签证临时失效,对持中国澳门、中国香港、韩国护照的不需签证入境日本,同时临时停止,伊朗也被增加到此名单中,这一系列的操作3月9日开始实行,目前预计是至3月底,也可能会延后。有人说日本这种限制是倒打一耙,无言以对。入境人员,现在也有相应隔离要求。

地方政府

各地政府具体安排不一样,都根据实际情况有做一些安排,其中北海道大家一致认为做得比较充足,但其实由于诸多因素,北海道的确诊数目前是全日本第一。

企事业单位

市、区政务大厅的工作人员基本都有戴口罩。各高校、专科类院校、中小学等学校取消了毕业典礼,有些改为小规模毕业典礼或者网络毕业典礼,毕竟毕业典礼在日本是很被重视的。有一些企业安排家里上班,但多数公司依然没有这样的安排,尽量取消公司的各种大型会议。毕竟企业所处的社会不同,目前已经有不少观光业的公司倒闭了。

其他组织

比如一些学术会议,已经取消举办。

超市、商场

3月份或者某段时间内,营业时间缩短。

以上,只是提了几个方面,每个方面只是提了一个或者几个点,相信实际有做更多的措施。

 

那么到底日本对待疫情是合理还是逃避?

我认为没有逃避,但有一些不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当初没有限制中国游客,只是限制了持湖北发行护照者入境,可是很多其他省的人还跑出去旅游,甚至我遇到的那位大叔说“国内现在到处都很萧条,刚好来日本玩”,语气中带着一股幸灾乐祸,说自己去了很多地方,不知道这样的人有多少。对于钻石公主号,应该有更多的资源投入,比如对同意隔离的下船人员进行再次隔离或者其他安排。

早在二月初,曾看到一个预测模型,根据当时东京及附近的确诊例做预测,其做出的图片结果显示一周内东京周边就要被感染为密密麻麻的红点,而一个月过去了,也没有出现那样的结果。自2月19日以来,日本每天的新增病例保持在2位数,而且是相对比较小的两位数数字。根据20200311数据,日本国内各地方总数583例,包机从武汉撤回的有14例,检疫人员11例,钻石公主号696例,具体可以看各种数据。

还要呼吁处于中国或者其他国家的朋友们,在这件事情上应尽量避免对他国政府有不恰当、不合适的言论,尤其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在日国人、华侨等,请理性、冷静、客观地发声,我们或许没有资格要求其他国家照搬中国模式。如果实在担心,可以暂时离开,躲过这阵子再回来。不能在别人家里还要求主人做这做那的,你说呢。


Reference:
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性有多强?…
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新型冠状病毒R值…
日本首位吹哨人:…
日本感染确诊总数达1112例 中韩多种赴日签证失效
中国人と韓国人の入国を制限 イランも新たに対象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速報

作者: 非理勿言

大道汜兮,其可左右。

《疫情下的日本:合理还是逃避?》有13个想法

  1. 我觉得日本总的卫生习惯要比其它国家好,而且本来很多日本人就有戴口罩的习惯,所以有些国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地方,也许在日本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国内媒体,有些为了夸大自己国家的优越感,过于片面、负面的去介绍其它国家。不过,我还是觉得我们国家的制度确实有他的优越性。灾难面前还谈人权,简直就是笑话,命都没了,人权何用。

    1. 对,得结合国情。
      不过灾难和人权这点来看,不是一句灾难面前不该有人权就能解决的。同样是中国,北京上海等保障做得很好,西部一些省市就不敢恭维了,而且西部的确诊病例远少于东部。
      灾难面前人权可以一定程度妥协,没问题。但是什么样的突发情况可以构成灾难?什么样的情况是狐假虎威?
      扯句题外话,之前有个报道,一位归国人员在酒店隔离的时候想和矿泉水或者纯净水,自己在网上购买,外卖不被允许送进去,工作人员也不给拿进去。还叫来警察,警察一顿批评:“就你搞特殊”。
      而最近的《为了684个“老外”的安康》有一句:“‘老外’要喝桶装纯净水,一次性购买了4大桶,我们就帮他一桶一桶从小区门口扛到楼上。”

      1. 硬说人权的话,从封城开始就可以说没有了,但也可以理解为此举是为了更好的保障人权啊,所以换个角度,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怎么解读还真是谁拳头大谁说了算。你说的那两个实例,我觉得我都能理解,说白了在大政策下,不让进是本分,帮着扛是情分。政策是死的,人是活的,怎么做都有它对的一面,但要找茬的话,都有辫子可以让人抓。各地发展程度不一样,官员水平不一样,面对的问题不一样,解决问题的能力不一样,就会造成有的城市做的好,有的不尽如人意,我觉得不可苛求都像北京上海做的那么好。而且不能说西部确诊少,就应该宽松些。现在抗疫是一盘棋,只有大家都紧,才能尽可能的减少漏洞,避免前功尽弃。

        1. 您说的有一定的道理,想必这也是中国大陆大多数人所赞同的。但我们的侧重点不一样。任何没有在规章制度下或者私自制定不合规矩的“规章制度”,是不合理的。如果用疫情来作为理由,好像所有事情都可以有一个解释,这本身也是很危险的。外界的一些批评还是需要考虑考虑,并不是有效遏制疫情,就认为没有问题了。
          正规的发布封城,当然可以,那是合理的应急手段。可是没发布封城的消息,却做着比封城更严格的事情。各地发展程度不一样,没错,可是做好最基本的保障,这不是苛求。待家里自然感觉没什么,可是总有一些人有一些不得已的理由得出去,出去感受到的就是一些人因为不愿担责任、或者所谓的zhengji而做过当的举措。2个月前,我亲身感受过的。我其中指的一些西部的省市,不知道您是否最近有去经历过。此外,在其他方面也了解到一些,比如:有多少人不是因为病毒感染,却因为过度防卫疫情而间接失去生命?不得而知。
          最后得强调,为了应对疫情,当然可以采取非常手段,但是其中的度是需要很好的把握的。又想到了一个题外话,2月份我联系过几位武汉居住的朋友,我问:“Y市所有小区关闭,任何理由不允许出家门,物业和街道办的人去巡逻;X市所有小区关闭,开车上路得提前申请,到处派了警察巡逻。你们武汉应该更严格吧?”(当时,X和Y俩市加起来确诊人数没超过100),得到的回复是“小区就有不少确诊的,但没有关闭,也没人管”、“大门开着,小区和街上根本没人管,街道办和物业都没人”、“除了要去封城路口执勤的警察,谁敢去巡逻,都躲家里呢”。

  2. 嗯,之前有着批评日本的声音,最近好像少了一点。人家国家的事怎么做自然有国情,体制的考量。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配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