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日本:合理還是逃避?

近期日本的疫情有一些擴大,不管是停靠在港口的外籍觀光船鑽石公主號(已全部下船),還是日本國內,其中東京都和北海道確診人數多一些。而讓人有點兒想不通的是,日本的疫情在中國的社交平台卻彷彿鬧得很大,幾周前就是如此。每天都有部分王麻子屬性的自媒體在大肆宣揚,這些媒體其實從來就沒閑着,前一段時間中國疫情嚴重的時候,他們也是以之為內容高頻更新文章。用上誇大的標題就成功了一半,再加上半真半假或者是駭人聽聞的描述,然後選一些相關的圖片,質量怎麼樣不評論,閱讀量都是相當的驚人。每天都會有新的新聞或者報道,而且一天一個樣,給人有一種社會動蕩的感覺,讓大家不由自主地瘋狂轉發,所以當時才會有「建議網上的新聞,要麼少看,要麼多看」的說法。

數年前曾寫過《關於網絡媒體整頓及管理的重要性》的文章,博客再開的時候還以為是別人寫的,由於不知道出處所以打算刪掉,仔細一看,竟然是自己寫的……當時還並沒有這麼多個人自媒體。而現在一些媒體為了賺流量,更是大下功夫,大眾應該理智的看待,看看裏面包裝的是一堆垃圾還是有用的東西。

言歸正傳,先從網上各種對日本政府的抱怨、反諷、辱罵等開始說起。這篇文章寫了好幾周,所以有些內容可能已經不是這幾天的新聞了。

對鑽石公主號乘客的處置不合理?

有爭議。比如允許船上的人下船回家,政府當初說隔離2周,到時間了只能兌現承諾,而且允許下船的都是檢測或者檢測數次沒有問題的,確診、密切接觸者還是在醫院或固定場所隔離。有人檢測幾次都沒事,下船回家之後出現了癥狀,這是必然的,至於有多少得看概率,SD市目前的唯一一位病例也是這樣的情況。但不能以此或者以一種可能性而要求全船人被「監禁」,這是對人權的侵犯。有人說中國可以啊,小區都封了,北京有小區自己封起來之後,當地政府曾明確禁止這樣的做法,有一些城市為了確保控制疫情而選擇無視小區或物業的違法行為。比如西部某些省份,全省確診病例沒超過三百人,小區完全封鎖(也不允許離開家待在小區的室外)、的士上街要被抓、公共交通停運、城市不放行非本市車輛進入(甚至不允許同市的其他區或縣的車輛進入,別說同省了)、城市不允許私家車上路(有些是發放臨時通行證),其實就是未經宣布而進行的一定程度的封城。對於本地沒有形成一定範圍疫情的現狀,這其實是一種過度反應(over reaction)。

有很多人拍手稱好,但是真的好嗎?默許或者支持這樣的過度反應,小孩在家而父母(即便是只有一方)因這些限制回不了家怎麼辦;老年人要去醫院該怎麼辦,葯吃完了怎麼辦?定期要去外地醫院就診的人怎麼辦?一些有特殊情況的家庭該怎麼辦?長期在家的心理問題如何解決?夫妻雙方生活方式改變而帶來的爭執該怎麼解決?某省發佈新聞,復工之後辦理離婚的人需要排很長的隊,當然需要考慮的是有人因之前民政局不上班,也有人可能和好了,而也有人在這段時間感情或者心理出現了問題。

注意:以上內容不是反對封城,而是要看所處的程度和情況,不能輕視疫情,也應避免過度反應。

日本吹哨人?

日本神戶大學感染科教授岩田健太郎,在YouTube發佈視頻:「鑽石公主號」郵輪內部傳染病管理混亂、問題嚴重,並稱鑽石公主號是「新冠病毒製造機」。看過視頻,沒用的話講了很多很多,內容主要提到了船上沒有傳染病專家,只有災害派遣醫療組(認為他們是應對地震、海嘯等自然災害,應對疫情則不夠專業)和厚生勞動省(相當於中國社會保障部,負責醫療衛生和社會保障)的官員,對船上人員管理不嚴格、不專業,工作人員裝備不規範等。

這裡有一些疑問:視頻好像是在自己家中錄製的,如果真有其事,為何不向媒體曝光?他的話可信度到底有多少?不能有一個人出來說不一樣的話,就因為他和政府講的不一樣大家就認為他是對的吧。而且他稱自己想作為「傳染病專家」上船曾受多方阻撓,後來是換其他「身份」才上船的。為什麼日本政府要阻止他上船?如果是資深專家政府巴不得請來呢?而且若真要阻止他,換一個身份就可以避開了嗎?這位教授也確實「優秀」,2002年以來17年寫了43本書,共同參與的書籍10本(2004年以來),翻譯7本(2012年以來)。說實話,有些難以置信。後來他刪除了視頻並向公眾道歉,為什麼不繼續堅持?日本政府施壓了嗎?如果真理在手、民心所向,為何不堅持?前面「想盡辦法」上船,回去趕緊發佈視頻「爆料」,這麼快就放棄?要做吹哨人、要為了大眾,流亡海外又有何足兮?何況他有留美的經歷。吹哨人這樣的詞語,再這麼用估計快要變成貶義詞了。

政府不給檢測?

為了避免醫院和診所患者突然增多,增加感染風險,日本有制定一個系統的應對機制。出現什麼情況該怎麼辦,發燒多少度打什麼電話,有沒有接觸過什麼人員,也設有專門針對新型肺炎的指定醫院,這些都是這個機制裏面包含的內容,在日本的人應該都有看到相關內容的介紹。至於檢測,準確率達不到100%,有報道稱大約有三成不準確;當時的檢測權限沒有放開,政府相關機構沒有足夠的工作人員,現在已經放開到很多醫院和診所也可以檢測。

為了舉辦奧運不檢測等於無確診?

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相信這樣的邏輯,提另外一個想法供參考:距離東京奧運會還早,日本政府為了確保奧運進行,儘可能給每人做檢測,及時發現、隔離治療。如果為了奧運,日本政府為什麼不選擇這種方式,而選擇一種不靠譜的方式。

天氣暖和了病毒會自己消失?

引發條件和維持條件未必等同。寒冷乾燥的冬季確實會引發流感或者其他病毒性傳染病,但一旦流行起來,和這些條件不一定有直接的關係(有一定的關係)。氣溫相對高一些的國家/地區也有病例……還是不用這個例子了。

日本抄作業都不會抄?

有些人抄作業抄習慣了,要求別人也得抄作業?不抄還不行?中國對待疫情是按照一定的計划進行的,武漢市的信息不及時造成了一定的問題,又遇到春運,所以其他省份迅速應對、一級相應。之後整個中國大陸的防疫手段和經驗也有很多內容值得其他國家或地區參考借鑒,但是要根據情況來看待,日本也有按照自己的步伐去部署,不能一上來就直接採取最強硬的手段,那樣可能反而會造成不必要的社會的恐慌。

為什麼不像中國一樣全國家裡宅?

怎麼做?沒有遇到春節這樣的檔口,而且日本根本無力支撐這樣的停滯。另外,能做到這一點就很牛嗎?未必,一些人需要想想平常都是怎麼罵的。

為什麼安倍讓全國中小學停課之後還有城市不服?

地方自治,沒有到達一定程度國家未必有權強制要求。國家雖然要求了,但是當地政府有很多內容要求考量,比如孩子的父母都要上班,孩子放假在家誰管?日本雖然有很多家庭主婦,但是比例在減少,有一些女性結婚之後選擇工作或者做兼職。於是,很多學校雖然「放假」了,但是學校開門,家裡沒人管的小孩繼續到學校去,不上課,算是托孩所。也有一些私塾願意接納,但費用是一些家長不能負擔的。

東京有中國人微信朋友圈稱在家躺了一周日本政府不管?

國內都有人以各種目的說誇大或者不實言論,在國外的中國人也是一樣,這樣的個別或者少數人的信息並不可信。我有一個朋友最近感冒了,醫院讓他在家裡吃藥,不要去醫院。如前所述,日本是有制定一系列計劃的,如果感冒發燒患者出現癥狀都往醫院或者診所跑,病毒才會更有機可乘。

日本人也有發推特罵政府且抱怨不管他們?

大部分日本人還是相信日本政府的。叫罵的只是少數,他們的信息未必可信,其次,還是得提日本對於感冒發燒類患者有制定計劃。

當你和日本人描述病毒多可怕的時候而他們卻一臉輕鬆?(一個圖)

日本人當然也慫,只是大家比較理性。如果你描述的病毒多麼可怕,甚至是一接觸就得新型肺炎,叫別人怎麼相信。被描述疫情傳染速率的R0值,指的是一個病例進入到易感人群中,在理想條件下可感染的二代病例個數,是基本再生數(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大於1則這種傳染病可以傳遍整個人群,小於1則趨於消失。通俗講,一個感染者進入易感染的人群里,能感染幾個人。這裡有幾個條件:已感染病例、易感染人群、理想條件下。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的R0值,英美專家認為是3.8,中國大陸有專家認為高達6.47,這些都是模型計算出的理論值,早些時候,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消息稱R0值為2.90至2.92之間。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的R0值由最初的2.9(不包含超級傳播者)增至2.0-3.5,隔離後降至0.4。

即便是一個確診病例在你的旁邊
→不一定傳染給你
→病毒進入你體內未必會感染(有可能會被代謝掉)
→即便感染了也有自愈的可能(因為這麼多代下來,病毒的致病性等方面整體而言在減弱)
→感染了不一定有癥狀(日本檢測結果目前有9.53%無癥狀)
→住院的不一定是重症(目前(20200310數據)住院治療者中,重症佔比6.99%,輕度中度37.92%,無癥狀6.78%,死亡1.48%,已出院18.64%)

 

日本是怎麼應對的?

國家層面

在支援中國的同時,國內已經開始注意這方面。國內防範措施雖然很多人認為做得不夠,認為抄作業都不會抄,本文的觀點卻認為應該還算是合格,它都是一步一步向前走的,包括很早的時候(2月)就宣布了新型肺炎為指定傳染病,不管是日本人還是外國人(不論什麼簽證),都可以享受專門醫院的治療,自己支付大約兩三萬日元的上限費用,其他的都有日本政府支付。對於中小學也有發佈臨時休假的安排。但是國際方面有不足。當初只限制了持湖北發行護照者入境,後來增加了浙江省,前幾天(3月5日)才宣布中國和韓國的日本大使館發放的簽證臨時失效,對持中國澳門、中國香港、韓國護照的不需簽證入境日本,同時臨時停止,伊朗也被增加到此名單中,這一系列的操作3月9日開始實行,目前預計是至3月底,也可能會延後。有人說日本這種限制是倒打一耙,無言以對。入境人員,現在也有相應隔離要求。

地方政府

各地政府具體安排不一樣,都根據實際情況有做一些安排,其中北海道大家一致認為做得比較充足,但其實由於諸多因素,北海道的確診數目前是全日本第一。

企事業單位

市、區政務大廳的工作人員基本都有戴口罩。各高校、專科類院校、中小學等學校取消了畢業典禮,有些改為小規模畢業典禮或者網絡畢業典禮,畢竟畢業典禮在日本是很被重視的。有一些企業安排家裡上班,但多數公司依然沒有這樣的安排,盡量取消公司的各種大型會議。畢竟企業所處的社會不同,目前已經有不少觀光業的公司倒閉了。

其他組織

比如一些學術會議,已經取消舉辦。

超市、商場

3月份或者某段時間內,營業時間縮短。

以上,只是提了幾個方面,每個方面只是提了一個或者幾個點,相信實際有做更多的措施。

 

那麼到底日本對待疫情是合理還是逃避?

我認為沒有逃避,但有一些不足。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當初沒有限制中國遊客,只是限制了持湖北發行護照者入境,可是很多其他省的人還跑出去旅遊,甚至我遇到的那位大叔說「國內現在到處都很蕭條,剛好來日本玩」,語氣中帶着一股幸災樂禍,說自己去了很多地方,不知道這樣的人有多少。對於鑽石公主號,應該有更多的資源投入,比如對同意隔離的下船人員進行再次隔離或者其他安排。

早在二月初,曾看到一個預測模型,根據當時東京及附近的確診例做預測,其做出的圖片結果顯示一周內東京周邊就要被感染為密密麻麻的紅點,而一個月過去了,也沒有出現那樣的結果。自2月19日以來,日本每天的新增病例保持在2位數,而且是相對比較小的兩位數數字。根據20200311數據,日本國內各地方總數583例,包機從武漢撤回的有14例,檢疫人員11例,鑽石公主號696例,具體可以看各種數據。

還要呼籲處於中國或者其他國家的朋友們,在這件事情上應盡量避免對他國政府有不恰當、不合適的言論,尤其在不了解的情況下。在日國人、華僑等,請理性、冷靜、客觀地發聲,我們或許沒有資格要求其他國家照搬中國模式。如果實在擔心,可以暫時離開,躲過這陣子再回來。不能在別人家裡還要求主人做這做那的,你說呢。


Reference:
新型冠狀病毒傳染性有多強?…
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新型冠狀病毒R值…
日本首位吹哨人:…
日本感染確診總數達1112例 中韓多種赴日簽證失效
中國人と韓國人の入國を制限 イランも新たに対象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速報

作者: 非理勿言

大道汜兮,其可左右。

《疫情下的日本:合理還是逃避?》有13個想法

  1. 我覺得日本總的衛生習慣要比其它國家好,而且本來很多日本人就有戴口罩的習慣,所以有些國人看來不可思議的地方,也許在日本來說根本就不是事。國內媒體,有些為了誇大自己國家的優越感,過於片面、負面的去介紹其它國家。不過,我還是覺得我們國家的制度確實有他的優越性。災難面前還談人權,簡直就是笑話,命都沒了,人權何用。

    1. 對,得結合國情。
      不過災難和人權這點來看,不是一句災難面前不該有人權就能解決的。同樣是中國,北京上海等保障做得很好,西部一些省市就不敢恭維了,而且西部的確診病例遠少於東部。
      災難面前人權可以一定程度妥協,沒問題。但是什麼樣的突發情況可以構成災難?什麼樣的情況是狐假虎威?
      扯句題外話,之前有個報道,一位歸國人員在酒店隔離的時候想和礦泉水或者純凈水,自己在網上購買,外賣不被允許送進去,工作人員也不給拿進去。還叫來警察,警察一頓批評:「就你搞特殊」。
      而最近的《為了684個「老外」的安康》有一句:「『老外』要喝桶裝純凈水,一次性購買了4大桶,我們就幫他一桶一桶從小區門口扛到樓上。」

      1. 硬說人權的話,從封城開始就可以說沒有了,但也可以理解為此舉是為了更好的保障人權啊,所以換個角度,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怎麼解讀還真是誰拳頭大誰說了算。你說的那兩個實例,我覺得我都能理解,說白了在大政策下,不讓進是本分,幫着扛是情分。政策是死的,人是活的,怎麼做都有它對的一面,但要找茬的話,都有辮子可以讓人抓。各地發展程度不一樣,官員水平不一樣,面對的問題不一樣,解決問題的能力不一樣,就會造成有的城市做的好,有的不盡如人意,我覺得不可苛求都像北京上海做的那麼好。而且不能說西部確診少,就應該寬鬆些。現在抗疫是一盤棋,只有大家都緊,才能儘可能的減少漏洞,避免前功盡棄。

        1. 您說的有一定的道理,想必這也是中國大陸大多數人所贊同的。但我們的側重點不一樣。任何沒有在規章制度下或者私自製定不合規矩的「規章制度」,是不合理的。如果用疫情來作為理由,好像所有事情都可以有一個解釋,這本身也是很危險的。外界的一些批評還是需要考慮考慮,並不是有效遏制疫情,就認為沒有問題了。
          正規的發佈封城,當然可以,那是合理的應急手段。可是沒發佈封城的消息,卻做着比封城更嚴格的事情。各地發展程度不一樣,沒錯,可是做好最基本的保障,這不是苛求。待家裡自然感覺沒什麼,可是總有一些人有一些不得已的理由得出去,出去感受到的就是一些人因為不願擔責任、或者所謂的zhengji而做過當的舉措。2個月前,我親身感受過的。我其中指的一些西部的省市,不知道您是否最近有去經歷過。此外,在其他方面也了解到一些,比如:有多少人不是因為病毒感染,卻因為過度防衛疫情而間接失去生命?不得而知。
          最後得強調,為了應對疫情,當然可以採取非常手段,但是其中的度是需要很好的把握的。又想到了一個題外話,2月份我聯繫過幾位武漢居住的朋友,我問:「Y市所有小區關閉,任何理由不允許出家門,物業和街道辦的人去巡邏;X市所有小區關閉,開車上路得提前申請,到處派了警察巡邏。你們武漢應該更嚴格吧?」(當時,X和Y倆市加起來確診人數沒超過100),得到的回復是「小區就有不少確診的,但沒有關閉,也沒人管」、「大門開着,小區和街上根本沒人管,街道辦和物業都沒人」、「除了要去封城路口執勤的警察,誰敢去巡邏,都躲家裡呢」。

  2. 嗯,之前有着批評日本的聲音,最近好像少了一點。人家國家的事怎麼做自然有國情,體制的考量。我們要做的就是好好配合。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