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写于六月

昨天LX发来消息,说自己最近拿到了日本一家公司的内定(即offer)、感谢我之前给她的建议。

 

去年10月份我受LX妈妈的委托,和LX谈了大概2个小时。当时她有一些迷茫、疑惑、也有一些拿不定主义的事情,根据实际情况我帮她做了做分析,给了一些建议。其实过去这么久我已经忘了当时具体聊了些什么,也没有想到她会在有了进展之后向我有这样的反馈。不过她这一反馈,我倒是有一些感触。

 

首先我想到的是人和人差别确实很大,有些人你只是帮了一点点小忙,人家还记在心上,而有些人呢,你付出再多,人家都觉得是应该的、仿佛你欠着的。

 

以前共事的一位师妹C(当时硕士),带着她做实验、指导研究方面、把学术会议的机会让给她、甚至想办法给发补助、有时候吃饭顺带把钱给付了……方方面面都主动照顾,其他组的师弟师妹看着只能羡慕。后来她申请某高水平奖学金,我把自己以前的申请资料全发给她,后面盯着进度,也帮着修改。教授想让我把材料发给另外一个组的博士生师妹,我虽然把材料发过去了,但是没同意用我的研究内容去申请,而且甚至不惜得罪别人告诉他们我的研究内容凭什么让别的组的学生去申请。到了提交的时候他们不懂,我一步步告诉她在网站上需要点什么,其他的后辈只是一句话提醒,毕竟这不是我的工作,顺带提醒一句也帮了他们。后来她申请到了,研究室消息群都炸锅了,大家都在那里恭喜呢,我还不知道。对大家的祝贺,她说谢谢教授和大家。那会儿群里没有继续发消息了,于是我单独给她发了个消息,祝贺她。对我的祝贺她回复了谢谢,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字,不是对指导她、带她、也不是对其他方面的照顾,更不是她申请这个奖学金中我给的各种帮助。

 

以前有师弟说她在背地里说我的坏话,我听到之后第一时间检讨自己,觉得可能是自己平日里太严格了吧。对待工作我自己要求比较高我也清楚,但是自认为远远没有到达刻薄的程度,而且我不仅方方面面会考虑到他们,研究方面也是尽心指导。别的师兄师姐,谁管那么多,只管着让下面的学生做实验,别说指导研究了,就是实验方法都藏着掖着,比如某位教他的师弟的实验方法是“左边的瓶子按两下,右边的瓶子按三下”,这是真事,如此的不负责任。什么都不教,只让你做实验,还得让你一个接一个通宵地做实验,自己什么都不做只管玩,写论文甚至没有做实验的学生的名字。我这里实验上如果需要熬夜通宵,基本都是自己来,一是他们做事情有时候你也不能完全放心,二是免得别人说你也是那类的黑心。如此,即便我带的小组因为研究课题和内容的特殊性、当时是我们研究室最辛苦的,可想加入到我小组的后辈们也是有几位的。

 

不过谁做什么内容、在哪个小组,总归还是教授说了算,我只为两个人开口求过情,请教授同意他们加到我组里。一位是日本人学生OT,他大四的时候加到我以前的组里,后来因为我担负着重组一个新小组的“任务”,我自己离开了自己原来带的组,而原小组的“后任者”是位完全不靠谱的“纨绔公子哥”。所以过了一段时间之后OT迫切地想来到我的新组,我觉得他比较踏实,在现在的日本年轻人里算是比较能吃苦的,所以建议他自己找教授表明意向外,也亲自找教授聊过。后来指导他本科毕业,硕士毕业。

 

另一位是中国人师弟D,本科毕业来留学,教授指定了两人指导他,第一指导人是我的一位师兄,当时是博士后研究员,第二指导人是我。我们研究室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哪个学生刚来,教授就给指定了两人带他/她的,可见教授是很器重他的。不过我作为第二指导人,不应干涉过多,一周大概有一天是我带他,所以原则来讲刚开始他不算是我研究小组的成员。后来那位师兄做了助教,他们小组里也发生了一些变化,D在那边干得很不开心,提出想全身心投入到这边来。我当时让D先自己好好考虑清楚,毕竟我这边比其他小组要辛苦很多,他两个小组都接触能体会得到,也因此在那个小组没有变动之前他有过完全去那边的想法。后来D考虑清楚之后来找我,说还是想跟着我干,原话是“他觉得跟着我能学到东西”,不止是因为那边小组氛围变了。于是我又找教授聊了一次,让他自己提前也去找了几次,不过这次教授答应的没那么痛快,毕竟我的小组当时人不少。而上面提到的师妹C,其实就是教授直接给分进来的,他可能一直还觉得这样的安排挺有缘分。当然,指的只是工作方面,别的方面,我也从来没有过想法。

 

想到往事,不知不觉地,扯远了。后来我问C能不能把她的申请书发给我,她竟然问为什么,我当时愣了一下,说:“你根据我的东西改的,我想看看最后的终稿,如果不方便就算了”。她很不情愿地给我发了,我打开一看,终稿和我当初发给她的我的申请书几乎完全一样啊,给的其他的材料也没有参考着修改,只是把一些图重新画了,把文字语序稍微改了改。但是,这还不就是抄袭吗?指导你那么多、照顾你那么多,不感谢就算了;申请书给你指点那么多,帮着修改,不感谢,也就算了;但是这完全是用我的申请书申请到了奖学金,竟然没有一个谢字。不仅没有谢,甚至申请合格了都不告诉我一声,这我就觉得是人品的问题了。问你要申请书,你还不乐意给,给的时候还说那个申请书有问题,当时的言下之意是虽然她用了我的申请书但是我的申请书是有她还不满意的地方的……什么逻辑,请你和咖啡你还嫌咖啡磨得不好,不好别喝呀。其实,我帮别人从来不是为了别人感谢或者图他们的什么,我想很多人也有类似想法。我们帮别人,只是遇到了,或者对于这种人生中有交集的来说,帮助不求感谢,只求问心无愧。但是偏偏有些人,过海拆桥、转身捅刀子。

 

再者说,抄袭,我是最反感的。D师弟当时也完整地抄袭过类似的内容,我直接就给批了一顿,你可以参考、借鉴,我也可以帮着再修改。批评以及对D说这些话的时候,C当时就在边上,结果之后她还搞抄袭。

 

D后来挺好,实验方面认真、负责,有什么问题都及时和我交流,即便之后我不带那个小组了,有时候也还是会找我商量。对我的能力方面的肯定与否不谈,至少是对我人品的肯定。

 

C后来一般,虽然她做事比较认真,但是缺少主动,后来她另立炉灶之后,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步子。当然,另起炉灶的事情也完全没有和我知会,都是绕开我直接和教授谈的,虽说那些设备是我设计、加工、置办的,但无所谓,那些东西当时掏钱的是教授。缺东西,我那时候开车出去又给买了两趟,既然做就做到仁至义尽吧。人际方面呢,C之后和其他人都合不来,也许是把之前的那层面具摘掉了吧,其他人给的评价是利己主义。教授倒是很看重她,各种论文里都给挂个名字,有一位曾经在公司里工作过又来读博士的师弟问我为什么,我说“就好比公司里,和老板相处与和同事相处是不同的,类似”。很多人都想着大学里没有那么复杂的人际关系,其实有人的地方还不都是一回事么。

 

回到文初提到的话题,首先想到的是人和人的差别真的很大。其次想到的是最近也在思考的:WHY BLOG?

 

恢复博客,当初是因为写了一篇关于读博与人的社会价值的博文而没有合适的地方发出来。偶然找到了博客的一个以前的备份,顺势恢复了。想着能够发一些类似的、对他人有帮助的博文。不敢说自己的想法和观点都正确,更不敢说做什么哲学家、思想家,但觉着能把一些经历、个人观点以及不同角度的见闻分享出来,或许机缘巧合也能帮到一些人。

 

年初回国一趟,刚好国内爆发了疫情,教授提前“召见”了回来。但是回来后发现很多在日华人带着有色眼镜看着你呢,于是自费住了一段时间酒店。在酒店的时候也发了一些和疫情以及社会有关的博文,主要还是以观点类为主。后来把以前摩旅北海道的故事也整理了一下,再后来分享了一些记事,赏樱花、记流水、聊日常。但站点的定位没有改变过,不是旅游博客,也不是记录生活相关的博客。聊观点,讲故事,也说现在。

 

有读者对于本博客有不止一个账号表示疑问,有些是对本站不够尊重,没有读导读,有些人可能读了也没明白。没关系,再说几遍也无妨,本站所有的发布博文的作者账号都是博主本人,所以站点副标题用了等号连接。不同的账号只是用来发布不同类型的博文,也有可能是表达不同心情。或者,您姑且理解为是性格分裂吧。那么主要有哪几个账号呢:

    • 椰林物语:发布与日常、生活、站点以及其他的内容。
    • 非理勿言观点感悟类博文,观点和感悟也是不同的,且不细说了。
    • 华夏骑士:旅行、车旅、摩旅。我本人是当地华夏骑士俱乐部的,当时发布摩旅北海道系列的时候就直接作成了这样的一个账号。
    • 雪夜繁星:讲一些过去的往事或者故事,且有着些许对于时光流逝的感伤,若没有这层色彩应当也是用其他账号发布了。

其他几个账号,暂时没发内容。一个是打算用来做专业领域的科普(科学大众化),研究再怎么做,没有大众的理解也是一个问题。尤其是环境这样的公益领域,要想把环境搞好,一个是靠政策一个是靠个人。别看大多数人都每天喊着环境多么重要,真正愿意做的没几个,一个简单的垃圾分类都能看出问题。我有一个老同学、老朋友,国内生态学专业顶尖高校毕业,跟她说垃圾分类该怎么做,她听完说太麻烦了……没有牵扯到具体的利益,大家都喊口号,牵扯到自己的利益了,哪怕再小,也不乐意了。做研究有什么用?花钱把水处理赶紧了、花钱把土壤问题解决了、花钱把空污减弱了,都在花钱,有挣钱吗?没有,有些研究倒是为了降低成本,而有些研究是为了达到更好的处理效果,成本会更高。当然,更多的研究是为了发论文。对于公司来说,不治理要被有关部门罚款,而处理呢,得花钱。愿意交罚款都不愿意治理污染的,也比比皆是。所以请别再说你们搞环境的有前途,事实是,没有前途也没有钱途。环境能不能搞好,取决于政策执行力度、罚款额度以及每个人内心的想法。

 

还有一个账号打算发布一些不受约束的内容,比如与性有关的话题,或许称小黄文。这个话题呢也许和非理勿言账号发布的有一些相似,可能会涉及到人类学、社会学和行为学,在ABOUT中有提到这些也是我本人比较感兴趣的领域。当然,也可能无关,比如简单介绍日本的风俗行业。总之,这些无拘束的内容都打算用这个账号,也方便管理。无拘束,也就自然不再定什么条条框框了。

 

此外,以后对于博文文本校阅的程度可能会远少于之前,因为确实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花在这上面。如果有错别字或者表达不地道的地方,请您评论或者留言指出。

 

提到评论,本站评论整体质量还行,不过个人觉得有一些评论无关紧要。其中不乏有一些闲聊、涉及个人隐私等的评论,比如“哇,好美啊”、“喜欢博客风格”、“xxx是谁?”以前考虑的是为了尊重读者尽量保留评论和留言,只要不涉及种族、地域或群体等不当言论。可最近觉着,博客毕竟不是论坛,前文提到它只是一个我表达自己想法的地方,那么相关的讨论、探讨非常欢迎,无关的就没必要占用数据库了。而且评论或留言是大家都能看到的,不是私密的。再即便,没啥理由,就是看着这句话不开心,也就删除了。毕竟是个人博客,有些人比喻为后花园也好、自留地也罢,总归一个意思。之前本打算游记类禁止评论,观点类开放评论以供讨论,但有些其他类别博文不好判断。所以,不管是游记、故事还是观点或者其他什么类别,将随意设定。

 

由于是公开的站点,文中所提及人物将会继续视情况使用真名、英文名、昵称、化名或字母代称。照片,将会继续尽量不发布带有人物的照片,有人物的照片将会秉持不出现清晰、完整面部轮廓之基本规则。

 

对于加密博文,可以通过任何方式联系博主询问该文阅读密码。

 

另外,对于向站点本身提的建议,都将会依然被高度重视。

 

得知有朋友推荐了本博客或在链接里添加了本站网址,非常感谢您对本站博文的喜爱或认同。

 

作者: 椰林物语

博士,摩托车手。发布内容为:生活、站点、其他。

《散写于六月》有8个想法

  1. 读了,突然有种感觉:管理别人过于严格的时候,别人以为管理者是冲着某种利益,而不是为TA着想了。

    1. 对,所以如果不是公司的上下级关系,有时候没必要帮考虑太多。
      您做中学老师也是一样,一个班里一样的教,应该也有不知好歹的学生……
      【第三句隐藏,可邮件中查看】

      1. 啊!沉下心来一想,还真是如此:站好自己的位置,认清自己的形势,弄清楚该管什么,不该管什么,不能过于功利化。///评论部分隐藏,这功能太妙了,博主高人。

        1. 哈哈,谁都可以实现这个功能。
          先正常评论,然后修改评论。评论的内容已经发出去邮件通知,而修改的不会,所以就相当于隐藏了内容。

  2. 我觉得帮助别人、尤其是女生,还是遵循点到即止的态度。太积极的话,虽然男人是好意,但女人会往歪处想,觉得有所企图(有的人其实不知道撒泡尿照照镜子)。我一般淡然处之,点到即止,做好自己,以不变应万变。她若有意,自然会来找,没意思就当没这回事,帮了也不会很气恼。总之女人也就是不同性别的一种人类,除了自己家人外,真心不用太为他们付出太多。

    1. 那是自然,但是这不是一回事。我对组里其他后辈也是一样的,要不然其他人也不会想来我组里。
      比如OT吧,和C是同一期的,在研究方面的指导花的时间比对其他人多很多。不过没必要出现在本文中,旁的已经出现的不少了。
      当然,之后我也懒得给后辈或者学生做太多主动的指导和帮助了,有问题来问我、需要帮助来找我,我还是会给解答或者帮助。但是不会像以前那样主动地去考虑太多,毕竟不是我的学生。

    2. 大学里面,教授们名下学生太多,其实根本没时间自己去带。所以分给副教授、助教、博士们去带,带的好了不是你的功劳,带的不好了又拿你是问…如果只是单纯的帮人,就是按你说的。如果是带人,变得很微妙。说是师生吧,他们不是你的学生,说是同事吧,又归你管着、教着,说是上下级吧,你不给发工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