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與審稿

這是兩個毫無關係的事情,想寫到一篇博文里於是起了這樣的題目。

 

為什麼不分開寫兩篇?因為沒時間……看了一下博客歸檔記錄,去年九月以來,博文寫得相對少了很多。尤其是去年11月換了工作和研究方向之後,遊記幾乎沒有繼續更新,荷蘭之旅系列還沒有完結。目前一方面是做新的研究領域,完全換了全新方向之後,現在算是入門了。另一方面,整理之前的數據寫論文。由於疫情不穩定也沒有怎麼出去玩,憋得不行,昨天開會正事沒聊呢就和H大哥(前輩同事)用zoom共享屏幕打開地圖雲旅遊了一番……

 

T大學是日本最早施打疫苗的幾個大學之一,畢竟學校提供場地和醫師給老年人和民眾設置了大規模接種會場,順便帶上自己的教職員和學生也無可厚非。於是6月9日大家收到了郵件,教職員可以接種了,預約時間是6/10到6/20之間。彼時,市政府給一般民眾的接種券還沒有發出來,大學設置的大規模接種會場只是給符合條件的老年人接種疫苗,由於接種能力遠超實際接種人數,所以提前允許了教職員預約接種。要不要接種疫苗,很多人還是需要考慮一下,不過大多數人還是選擇了趕緊預約。一個是馬上要舉辦奧運會了,不知道到時候情況怎麼樣,另一個是畢竟普通市民想接種還沒辦法預約呢。而且日本的防疫政策寬鬆,能早點兒打還是早點兒打吧,也為集體疫苗免疫貢獻一份。大規模接種會場都是用日本產的美國系莫德納疫苗,和輝瑞相比,不需要超低溫冷凍、不需要稀釋等,流程簡單之後出錯的概率也能小很多,這樣也能比較放心一些。

 

我預約了6/12接種第一劑,接種之後胳膊疼了幾天,第二天下午輕微發燒,最高37.3度,整體也還好。周圍有少數人高燒38甚至是39度,有的是胳膊癢,還有的是頭疼。6/20之後,學生接種也放開了,大多數學生也是表現的胳膊疼和輕微發燒。

 

第二劑是四周後,7/10,當天晚上體溫就飆到了39.1度……

 

提前一天已有做準備,按照厚生勞動省官網推薦去葯妝店買了退燒藥。這次接種的人也很多,上一次基本沒什麼人,沒有排隊,直接去了就按照流程走一圈,不到半個小時所有內容搞定,還包括了健康觀察的15分鐘。而這次在走廊擁擠地排了兩列百米長隊,用了十幾分鐘。然後在大廳里排了十五六列每列11排座椅,用了二十多分鐘。之後走流程比較順暢,醫生很溫柔,也提示了這次反應會比上次強一些問我有沒有做準備之類的。

 

那天晚上體溫開始升高的時候,打了一個多小時的牙顫,像機關槍似的,嗒嗒嗒嗒嗒就沒怎麼停,於是體溫從37升到了38度。38.3°的時候想着38.5以上就吃退燒藥,隔了不到半小時再一量,已經飆到了39.1度,有些措手不及,趕緊吃藥。結合物理降溫,大約兩三個小時之後才降到38度凌晨4點左右體溫降到了37.5左右,想睡覺,但是不舒服完全睡不着。好不容易到了五六點的時候感覺快要睡著了,剛要眯着,又開始打寒顫。機關槍一直這麼敲着,看來是體溫又開始上升了……

 

第二天,最高體溫還是達到了38.7度。吃了三頓的退燒藥不怎麼管用,一直上上下下,在博弈。第三天早上起來36度多,考慮要不要去辦公室,下午開始體溫緩慢上升。尤其是晚上,體溫上上下下的波動,最高達38.3度。這三天,可謂是度日如年。體溫低於38時的發燒,讓人非常不舒服,腦袋也欲漲裂的強烈感覺。第三天下午開始去了趟超市,回來的時候那種難受的勁兒感覺都開不回來了……而體溫在38度到39度之間時,卻能稍微舒服一點。可能是高溫麻痹了神經和感知。

 

第四天,渾身無力,頭暈腦脹……在辦公樓的樓梯遇到研究室的技術輔佐員,她問我怎麼樣,聽秘書說我昨天沒來,我給她簡單講了講這三天的天堂與地獄間的神遊……走樓梯也由於四肢無力而非常的艱難。到了辦公室,研究室秘書問怎麼樣,又講了一遍……之後同事來我們辦公室,又講一遍……

 

第五天,頭依然疼,依然沒力氣。不過相比前一天,上下樓梯稍微有了一點點勁兒。秘書和一位技術輔佐員是在這一天去打疫苗,前一天給她們講了之後她們也參考着做了準備。尤其是秘書,發燒到了39.7度……她老公請假在家照顧她。她也是發高燒3天,一直到她的第四天,即便體溫正常也還吃了葯。不知道是否因為堅持吃藥的關係,她當時倒是沒有那麼頭疼。

 

根據周圍人了解到的情況,一般第一劑副反應較大的尤其是發燒超過38°的,第二劑往往反應比較輕微。而第一劑反應較輕微的,第二劑的反應會比較猛烈。由於第一劑大多數人都反應輕微,所以第二劑高燒38甚至39度的佔了大多數,官方說法了超過50%有高燒。也有極少數人,兩次都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有無反應或者副反應,對於疫苗接種效果是否有影響?個人覺得這不好評判。不過不一樣的表現,是有不同的原因的。對第一劑反應猛的人,免疫系統比較敏感,可能是體質弱或者容易產生敏感反應。對抗原太敏感或容易產生過激的反應,還是需要注意的。比如感染新冠的人群里,有一些重症會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或許有可能。無反應的呢,有可能是在產生抗體而較為緩慢穩步,所以沒讓人產生不舒服。而感染新冠的人群中的無癥狀者,也許也能對應或者一部分對應。那麼,第一劑接種有輕微不適而第二劑更猛的大多數人,應該是第一劑的時候產生了抗體,第二劑有了更為快速的響應。當然,本邪說沒有嚴格的驗證,只是一個觀點。另外,疫苗製作方式的不同,也會有不一樣的副作用。莫德納和輝瑞等是用了mRNA的方式製作的疫苗,比滅活方式製作的疫苗副作用要強一些。效果方面,估計是前者更高效,而後者更廣泛。即前者對某特定病毒非常有效,而對變異的病毒可能後者更能起到作用。

 

未來,可能會有更多的不同種類的疫情災害,而且最近極端天氣造成的自然災害也在增加。這些是否是由於人類活動和工業化發展而引起的,還沒有確切的證據,但是想必是有一些關係的。希望大家能夠加強災害意識,另外,希望河南等地同胞早日恢復生活。

 

由於疫苗的副作用,最近效率比較低。不過工作之外,還接了三篇論文的審稿工作。一篇是以前就幫着審稿的,一篇是我自己發過論文的影響因子較高的期刊,非常的榮幸。第三篇就有意思了,這個期刊和審稿的論文幾乎完全不是我做的領域。雖然和現在的新研究方向有相同之處,但是畢竟我在新領域還沒有發過論文,不知道編輯是如何找到我的聯繫方式並且認為有能力幫他們審稿。思考了兩天之後還是決定答應審稿,畢竟還有編輯把關呢么。

 

以上,算是寫於七月吧。

 

之後可能還是會比較忙,較少能有時間逛各位博友的博客,抱歉~另外,荷蘭之旅系列爭取再寫一點兒……

作者: 椰林物語

博士,摩托車手。發布內容為:生活、站點、其他。

《疫苗與審稿》有3個想法

  1. 今天讀到文章,新冠疫苗抗體依賴增強效應可能正在發生。疫苗的苦可能要持續的吃。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