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X公號誕生以來最荒誕的一天?

正如之前的觀點,不同意給李醫生等八位按上所謂“吹哨人”的帽子,這位給自己定義 “發哨人”身份的,就更不能認同了。

有一篇文章(下文用“該文章”代替)被瘋狂的分享,我看到朋友圈好多人都分享了,包括很多好朋友。看了“該文章”之後很難同意文中觀點,又是一個王麻子,為什麼那麼多人要隨波逐流做張三李四呢?肯定是有原因,本文不討論這些原因,先分析一下“該文章”。於是膽顫地開始寫了……

先說“該文章”中提到的被刪掉的文章。

20191230日,A1曾拿到過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2,她用紅色圈出“SARS冠狀病毒”字樣3,當大學同學問起時4,她將這份報告拍下來傳給了這位同是醫生的同學5。當晚,這份報告傳遍了武漢的醫生圈6,轉發這份報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訓誡的醫生。
這給A帶來了麻煩,作為傳播的源頭,她被醫院紀委約談7,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嚴厲的斥責”8,稱她是作為專業人士在造謠9
此前的一些報道,A被稱為“又一個被訓誡的女醫生浮出水面”10,也有人將她稱為“吹哨人”,A糾正了這個說法,她說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個“發哨子的人”11

對於上文,有如下質疑(按照標註序號):

(1)A是誰?“該文章”中說是武漢市C醫院急診科主任;

(2)檢測報告A為什麼能拿到,急診科主任有權獲取這份報告嗎?

(3)檢測報告原文是怎麼樣的,用紅色圈出“SARS冠狀病毒”字樣,沒有確定的情況下報告中是不是應該還有“疑似”或“相似”等字樣?

(4)大學同學為什麼會問起?是A主動告訴同學的,還是同學來詢問的?

(5)假設A拿到這份報告是合理的,她把資料拍照發給其他人的行為在工作中應該要避免的,說嚴重點是“瀆職”,或者“利用職務便利泄密”;如果A是不合理的手段拿到這份報告,更不應該把資料發給別人;

(6)當晚傳遍了武漢的醫生圈,可見當時在醫生眼中,這是很重要的信息,A是否曾對同學提到過不要發給別人,李醫生至少還讓群里的人不要發出去;

(7)被醫院紀委約談是合理的,原因在(5)中,如果其他質疑成立,還應包括其他內容;

(8)“前所未有的、嚴厲的斥責”,什麼叫“前所未有的”,以前沒被批評過,第一次被批評也是“前所未有的”,在疫情這件事情上受到“嚴厲的斥責”是合理的,原因同上。但醫院紀委在約談或者說斥責的過程中是否存在不合理的地方?

(9)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該只有一種聲音,也不該只有一種聲音》一文中觀點相同,是不實言論,但是否定為“謠言”還有待斟酌;

(10)這些報道還是如此不負責任,“被訓誡”?A是被紀委約談,自己認為被斥責,並沒有警方的訓誡;

(11)A認同“吹哨人”這一概念,這是個人自由,但是把自己稱為“發哨人”,過了吧?把自己違規甚至是違法的行為描述得如此高尚。

再說“該文章”中提到的被刪掉這一操作。

公眾號的刪帖根據目前來看主要有兩種,一種是主動刪除,即平台審核,一種是被動刪除,即網友舉報。而舉報這一功能,目前正被某些人利用着來擾亂一些秩序。(參考《行者微評論-警惕!從墳墓中爬出來的群體暴力》

也有些疑問,“該文章”提到原文被刪掉了,之後發布了:圖片版、PDF版、豎排版、文字倒敘排版、改標題版、空白內容複製粘貼到記事本上才能閱讀版、拼音版、豎版書印刷體版、英文版、日文版、德文版、粵語(字母)版、非主流火星文版、emoji版、精靈語和克林貢語版,這些據“該文章”說也都被刪掉了。發這些尤其是很多大家都看不懂的版本,目的何在?顯然不是為了傳播內容,而且“該文章”又一次在內容里展示了這些版本,提到那些版本都是網友們創作的,可是被刪掉的內容如何在短時間內被收集得如此齊全?積極地收集?還是自編自導自演?

“該文章”的內容還包括了盲文版、簡譜版、摩斯電碼版、古籍線裝書版、甲骨文版、篆文版、天書版、毛體版16進制數字版、base64編碼版、條形碼版、二維碼版。

  • 那麼多版本被刪掉,為什麼同時包含了這所有版本的內容還沒有被刪除?
  • 發這麼多大眾看不懂的內容目的何在?真是為了宣傳內容?
  • 終於在條形碼版本中看到寫“為自由、立法案”,怕為自由是假、立法案是假,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進行亂華操作才是真。

文末提到:

作為一位寫作的人

希望下一代能夠自由毫無掛慮地使用漢語

想對此評論:

  1. 不是會寫字的人都可以稱自己為寫作的人……
  2. “毫無掛慮”還是“毫無顧慮”?
  3. 像“該文章”這樣寫,未來才會有更多的“規則限制”;
  4. “自由”和“毫無G慮”之間是否應該有個標點符號或者連接詞?
  5. 當代使用漢語沒有使用別的語言自由?
  6. 關注下一代是否也考慮其他方面,比如:外國人永久居留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

“該文章”中的旁白內容不做更多分析和評論,反正都是同樣風向的描述。文末寫得也真是“好”,雖然不是慷慨激昂,但是能喚起很多人的憂慮:為了中國人未來能夠使用自己的語言。不知道這句所謂的為了下一代能夠自由地使用漢語,會有多少善良的群眾會上當?

回到標題,今天是X公號誕生以來最荒誕的一天?

不會的,有你們的存在,相信在未來X公眾號將會有更荒誕的很多個一天,這才哪兒到哪兒。

 
 
©本文禁止轉載。


同時發生的另外一個事情:
《日本人拒絕孫正義的捐贈和你有什麼關係?》

作者: 非理勿言

大道汜兮,其可左右。

《今天是X公號誕生以來最荒誕的一天?》有5個想法

  1. 我以為只有口罩不夠用了,沒想到在公眾號上,哨子也不夠用了。那麼多吹哨子發哨子的,也不考慮一下哨子的感受。

  2. 2)如果病人由急診科接診,那麼急診科有權拿報告;還有的醫院是由急診科組織會診,這種情況也有權拿病例。
    3)SARS有兩種含義。一個是特指2003年的SARS病毒,另一個是重症急性呼吸綜合征。如果是後一種,也沒什麼問題。
    5)完全同意。其實有5就夠了。

    1. 多謝對(2)、(3)的解答和對(5)的肯定~
      另外關於(3),“SARS冠狀病毒”的話是特指的吧?查了一下應該是特指的。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