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酒店自我隔离的日子

来村里五六年了,一来就住在了山上。三年半之前因为楼上漏水,换过一次房子,但也只是换到了旁边的建筑,房东都没变。日本土地有限,很多城市的住宅区是在山上。不过我所住的山其实不是住宅区,这个山头主要是我们学校的几个小校区组成的一个大校区,旁边还有另外一个学校,几十年前划分独立出去的,此外还有一个高尔夫球场,剩下的基本是原始森林或者因为地形难以开发的区域,所以住宅是很少的。最开始附近连便利店都没有,去便利店需要走两三公里穿过校区或者下山。从家走到办公室十五分钟,主要的路程也是穿过校园。后来开车或者骑摩托车,绕着大路走,几分钟就到了。这样单调的生活过了很久,之后有一年穿过深山老林中的山道到某污水厂做现场实验。后来有两年左右每天去另外一个城市的实验现场,开车经过市区,但是也都是匆匆路过。

 

去其他地方开学会的时候,经常住市区,能够感受到当地的氛围。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在想,在这个生活了很多年的城市住酒店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呢?在其他城市要么能感受到便利、要么能感受到新奇、要么能感受到安逸,村里的酒店是否也能够带来便利、新奇或者安逸呢?

 

连续五年没有回国过年,元旦新年和春节也都在实验现场度过,今年应该不需要苦守一线,所以这个春节前老早就打算着要回去。当时面临了好几次的不顺,后都克服了,比如出发前一周眼皮肿了起来,告诉医生一定要在一周内给它“弄”下去,医生医术高明,刚好一周左右,消肿了;又比如往返的航班被取消,和客服沟通改签,在距离春节只剩一两周的情况下依然成功改签春节期间航班、提前一天回去。可是没想到上飞机前还没有什么消息,飞机在中国降落后,疫情的情况已经被确定。然后,在家里待了一周,几乎连家门都没有出去。本想着借此机会得一个长假,结果教授发来消息催促提前回日本,因为当时国际航班已经开始被大幅取消。于是返程机票没来得及退,直接重新定了尽快回日本的机票,然后经历了艰难的出行

 

回到日本后,就发现周围有一些王麻子,有留学生更有华人教职员。当时,有一句话:外国人怕中国人,湖北之外的中国人怕湖北人,除武汉的湖北人怕武汉人。当时中国处在疫情初期,日本政府刚限制湖北护照持有者的入境,对从中国(除台湾地区)入境的人员没有隔离要求,强制的或建议的,都没有。而如果出现发烧等症状,建议首先在家进行隔离。然而,王麻子们认为只要你从中国来,就应该被强制隔离,甚至利用各种手段到处收集从中国返回日本的人员信息。结合当时的情况来看,理性思考,即便某些个人有所担心,你也无权要求或者强制他人做什么事情。重点在于你把陌生人当人看待,还是当作病毒来看待。日本人都拿你当正常人看待,而你的同胞却把你当病毒对待,这是令人很不舒服的。这部分内容的详细情况,已在《福进来、鬼出去,王麻子说你是鬼 – 疫情没改变世界只是让我们认清这个世界》一文中愤谈。

 

认识一留学生,稍早了一两天回到日本,被一些人要求在宿舍隔离。他刚回来的时候去办公室拿了趟东西,结果被举报了,敢想吗……另外他的宿舍是单人卧室,但是8个人共用厨房、客厅、厕所、浴室、洗漱间,其他卧室的中国留学生也有想法。不是学生倒也有一个好处,所谓的留学生组织没有权利强制逼迫你做什么。不过你所在的研究室难免还是有人有想法,比如我所在的研究室,中国留学生比较多,教授要求从中国回来的人在家隔离。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决定直接去酒店住两周,一是因为住所在校区旁边、离得很近,二是住家没有饭不还得出去吃饭吗。

 

于日本国内转机的时候,迅速预定了村里的酒店,所以回来就直接奔着酒店去了。有王麻子又觉得不应该去住酒店,万一给人家工作人员感染造成本地传播怎么办?如果你把所有从中国来的人都当作病毒,有道理,但是中国来的人就都是病毒吗?你想怎么办?自掏腰包住酒店你们也不满意……王麻子们应该把自己关起来,而不是别人。上一个链接的文章中提到过,当时来日本的中国游客很多,有些甚至是因为国内发生疫情了跑出来玩,这些游客比生活在日本的人中回国再回日本的可多的多了。

 

对那些王麻子,可以压抑着不对你说去你马勒戈壁的,但是非常不爽是肯定的。

 

在酒店住着,不与外界联系,仿佛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在第一家酒店先预定了一周,酒店的日常打扫全部不要,除了check in的时候在前台签字刷卡,之后没有与任何工作人员接触,一天只是到了傍晚出去吃一顿饭。出去戴好口罩,从国内回来,毕竟路途遥远,还是要确保他人安全,做个有责任的外国公民。

 

由于酒店选择的是中心区稍偏比较僻静的一个地方,一天即便只吃一顿饭也有些不方便,前几天基本走了十几分钟,才到餐馆。不过即便是以前经常开车走的路,换为步行后那种感觉也是截然不同的,一种熟悉的陌生感。后来发现酒店正对面就有一家小饭店,过个马路就到,于是后来那几天每天都去那里“报到”。旁边有一家小的蔬菜水果店,买了一些橘子、草莓、苹果,不然一天一顿,饿。其实出去吃两顿也没什么,但是睡起来都下午了,也懒得出去。

 

每天我会测几次体温,然后记录到excel表格里,也会记录咳嗽等其他情况。每天几乎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咳嗽,毕竟慢性咽炎好多年了。

 

体温基本正常,除了第四天有理由地偏高。大约凌晨1点多,晚上专注于电脑屏幕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哭又和哭的感觉不一样,第一反应我以为是打人,被打者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放下手头的活儿仔细听,断断续续的,又不像是哭,再仔细一听,好像还是在哭。决定走出房间去看一看怎么回事,如果真的是有人在施暴打人的话也好帮助……门一开,走廊里就清晰地听到女生“嗯嗯啊啊”的娇喘声,不仅有呻吟,还听到女生在说“啊啊啊,ダメダメダメ……”。回到房间之后还是能听到,而且由于知道是在干什么,声音也变得清楚起来……之后虽然他们只是持续了一会儿,但是那声音在耳边萦绕了很久……由于新潮澎湃,体温有点高。隔了几个小时躺下之后还仿佛能听到,是一种幻听。

 

第五天晚上,12点半又听到了……断断续续一直持续到凌晨2点多,那种朦朦胧胧的声音让人很上头,伴随着心跳加快、口干舌燥,由于热血沸腾而感觉四肢有些无力,真是非常煎熬。

 

于是觉得这家酒店是不能再住了,换一家吧,刚好之前预定的一周也到期了。

 

换了一家地处商业中心区的大酒店,环境和设施都很好。房间的隔音效果应该挺好,想着这样的酒店应该不会像之前那样了吧。

 

还是太天真了……傍晚在房间里听到隔壁在有节奏的敲墙壁,时不时地会咚咚咚地敲一会儿。少许,看没有停止的意思,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吧。隔壁的门没有完全关上,床上的场景能看到大半。一年轻女士坐在另一男士身上,两人一丝不挂……后面的内容不用描述了。看来敲墙的声音是男的脑袋撞到床头而发出的声音,可这种情况貌似不太方便去上前说“请不要敲墙”之类的。

 

欲压心中烈火,不如泡泡温泉。所以过了会儿,随后,在温泉出入口处的休息区,看到有个妹子坐在那里,有点儿像是隔壁看到的那位一丝不挂的女士。于是顿悟了,隔壁应该是叫了“デリヘル”(直译健康快递,是日本风俗业的一种形式)服务来。

 

晚上十一二点出去吃晚饭,门口停了不少出租车,都是接送人的。

 

地理位置较偏僻且安逸的小酒店,隔壁闹腾了两个晚上。商业区大酒店,隔壁又叫来了“デリヘル”。咱要不要也叫一个?不行,来酒店是做自我隔离的。于是放下了手机,拿起了一根……哦,没有烟……因为平常不抽烟,还是打开电脑和电视机吧……

 

话说以前在日本其他城市住酒店,从来没有遇到隔壁如此大声做床上游戏的,也没有看到过叫服务来的。怎么在村里如此发达呢,不知都是本地人还是外地出差来的。

 

当然,红灯区附近一直是车水马龙,尤其晚上。即便是在三月份四月份,晚上开车路过红灯区的时候也能看到路口出租车排队一直排到几个街区之外……自肃期间排队的出租车少了一些,不过也还是排了挺长的队。

 

这篇日志从二月份一直写到现在……本来是Dairy,现在变成了Auld Lang Syne……

展开微信打赏

赞助

请用微信扫码 / 若微信浏览页面则长按图片

作者: 椰林物语

博士,摩托车手。发布内容为:生活、站点、其他。

《在酒店自我隔离的日子》有6个想法

  1. 阅读理解式回复:虽然作者花了很少篇幅写风俗,但是其中隐晦的描写,不禁让读者联想翩翩……

    1. 看了好几遍才明白“没有破费”是什么意思……
      话说万一疫情本地蔓延、你中招了,查“路径”之后再公布,即便个人信息不公布,认识你的人不都知道了……

  2. 马呢戈壁,出去骑骑马,心情能否开心点。疫情之下,cn是老大。王麻子当道,你还会怕?///不知怎么退而结网,像你一样,出阁一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