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关西与黛西一起的时光4 / 神户

本来打算继续在京都待一天,然而每天都是神社或寺庙已经让Daisy有些不感兴趣,于是上午直接出发前往神户。   神户Day1 到达神户站,拖着行李箱穿梭于小巷中: 先来到南京街,这条路保留有很好的中华特色。 Daisy想要去海边,于是我们步行至南京街附近的港口。 港口内测的草地上幼儿园的小朋友们正在愉快地玩耍: 附近也有欧式风格建筑: 之后回到南京街找了一家饭店吃饭,饭店的外面看起来挺不错 … 继续阅读“在关西与黛西一起的时光4 / 神户”

在酒店自我隔离的日子

来村里五六年了,一来就住在了山上。三年半之前因为楼上漏水,换过一次房子,但也只是换到了旁边的建筑,房东都没变。日本土地有限,很多城市的住宅区是在山上。不过我所住的山其实不是住宅区,这个山头主要是我们学校的几个小校区组成的一个大校区,旁边还有另外一个学校,几十年前划分独立出去的,此外还有一个高尔夫球场,剩下的基本是原始森林或者因为地形难以开发的区域,所以住宅是很少的。最开始附近连便利店都没有,去便利 … 继续阅读“在酒店自我隔离的日子”

在关西与黛西一起的时光3 / 奈良

奈良,日本历史中的一个首都,也是日本历史和文化发祥地之一。古称平城京,也称大和。日本民族也被称为大和民族,由此可见其历史地位。奈良时代的都城平城京受中国唐·长安、洛阳影响明显,位于奈良盆地北部,东西4.2公里,南北4.8公里,面积20.2平方公里,约为唐长安城的四分之一。自公元710年起建都,作为都城历时七十五年。 奈良和京都的距离非常近,坐特急电车(特快火车)由祇園四条至丹波桥,转近铁京都线的急 … 继续阅读“在关西与黛西一起的时光3 / 奈良”

在关西与黛西一起的时光2 / 京都

京都Day1 这趟预定的所有酒店都包含早餐,早餐后收拾东西,出发去京都。大约一个小时后到达了京都祇園四条駅,出站走到酒店大约五六分钟,不过由于路上都是观光物产店,实际可能走了一个多小时。 酒店和大阪住的是同一家,不同的分店。办理完check in差不多1点左右,不过由于正常的check in时间在下午三四点,所以那会儿不能进房间,于是先把行李存到柜台。到酒店旁边的步行街吃回转寿司。 饭后步行向东1 … 继续阅读“在关西与黛西一起的时光2 / 京都”

在关西与黛西一起的时光1 / 大阪

写在开始的话: 很多事情于我们来讲,是一段真实的过去、还是一段飘渺的梦境,已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想到这些的时候依然会有一丝暖意。   这场旅行当时计划了好久,和Daisy先后约定了几个地方。本来是台湾,因为两岸关系她没办法去…后来…她想去东南亚,但我不太方便出国,于是约在了日本的关西地区。 大概做了一个一周的行程安排。 当天上午乘坐peach航空出发去关西机场,这是第一次乘坐廉价航空,比想 … 继续阅读“在关西与黛西一起的时光1 / 大阪”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9 / 函馆重游

摩旅北海道Day8(函馆第一天) (快速页内跳转:函馆第二天;评论 / 留言) 昨天骑了八九个小时,和前几天的路不一样,山路、弯道、红绿灯很多,没法定速巡航,手腕疼的不行,手指头也疼…肩颈可能是因为泡温泉的关系,还好。吃了晚饭回到酒店泡了热水澡、给手腕贴了药膏、连牙都没刷就睡了… 今天13点多才出发,去吃饭,在早市里靠着一点点印象找到了上次冬天来的时候吃的那家海鲜店,对当时吃的烤帝王蟹腿一直念念不 … 继续阅读“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9 / 函馆重游”

《往日時光》cover

想把這張照片作為封面,所以湊首歌: 歌曲:往日時光 cover (禁止任何形式传播及商用) #歌詞 人生中最美的珍藏 正是那些往日時光 雖然窮得只剩下快樂 身上穿著舊衣裳 海拉爾多雪的冬天 傳來三套車的歌唱 伊敏河旁溫柔的夏夜 手風琴聲在飄蕩 如今我們變了模樣 為了生活天天奔忙 但是只要想起往日時光 你的眼睛就會發亮 人生中最美的珍藏 還是那些往日時光 朋友們舉起了啤酒 桌上只剩半根香腸 我們曾是 … 继续阅读“《往日時光》cover”

《ラブレター》/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6 番外篇

“你好吗?”“我很好”。 这是《情书》(即《ラブレター》)里很经典的一句“对话”,引号是因为它不是真实的对话,问、答均出自一人之口。   这部电影里有很多巧合,一男一女两个中学生,却拥有相同的名字。一南一北两个不认识的女生,却拥有相同的长相。有一份爱情,过了很久女生才知道它的存在。有一份爱情,过了很久女生依然不能把它放下。两份爱情成就了一份友情,一份友情又成全了另一段爱情。或许人与人就是 … 继续阅读“《ラブレター》/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6 番外篇”

甲流期间隔离楼里的那段日子

记忆是有颜色的,每当想起那段日子,都是一种阴沉、暗淡的黑色。 —— 题记 (本文大约8000字)   上周五,鼻涕很多,每隔一两分钟就得擦,我以为是换的治疗副鼻腔炎的药开始起作用了。没当回事,晚饭后回办公室,待到凌晨一点(周六)。在办公室的时候觉得有些热,当时没太注意,一是在专心修改论文里的图,二是他们经常会把空调温度设定的偏高。回到家后还是觉得有些发热,测了一下体温,37.9℃,不妙。 … 继续阅读“甲流期间隔离楼里的那段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