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写于六月

昨天LX发来消息,说自己最近拿到了日本一家公司的内定(即offer)、感谢我之前给她的建议。   去年10月份我受LX妈妈的委托,和LX谈了大概2个小时。当时她有一些迷茫、疑惑、也有一些拿不定主义的事情,根据实际情况我帮她做了做分析,给了一些建议。其实过去这么久我已经忘了当时具体聊了些什么,也没有想到她会在有了进展之后向我有这样的反馈。不过她这一反馈,我倒是有一些感触。   首 … 继续阅读“散写于六月”